www.49907f.com

中国学生出国留学总体趋势

发布日期:2019-09-10 10:11   来源:未知   

  据教育部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52.37万人。其中国家公派2.59万人,单位公派1.60万人,自费留学48.18万人。

  如图1所示,从结构上看,自2001年后,自费出国人员一直占出国留学人员总人数的90%以上。

  从总体趋势上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人数总体上呈高速上升趋势,但是其增长率经历了几次起伏。

  如图2所示,中国学生出国留学人数在1979、1985、1992以及2001年的增长率达到几个峰值。在2001年之后,增长率出现了短时间大幅下降,自2005年以后平稳回升,出国留学人员数量一直呈正增长,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近十年的最高值27.53%,之后每年都有小幅度的下降,2013年的增长率的下降幅度较大,跌至3.6%,这两年又回升到10%以上。2015年度为历史上出国留学人员增加数量最多的一年,较2014年增加6.39万人,比上一年度增长13.9%。但由于基数越来越大,增速放缓是大趋势。

  据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IIE)发布的《ProjectAtlas,2015》显示2014年全球共有450万国际学生,前八大国主要留学目的国为美国、英国、中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及日本,这八个国家接收了全世界69%的国际学生。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国际生源国。

  如表1所示,综合各国政府移民或教育部门发布的官方统计数字显示,中国留学生人数在除中国以外的其余七大留学目的国中的六个国家都位居第一。

  数据来源:美国《门户开放报告》、加拿大移民局(CIC)、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及英国独立学校委员会,澳大利亚移民局、日本学生支援机构,韩国法务部

  如图3所示,2014/15学年,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为中国留学人员选择的主要目的国,在这些国家就读的中国留学生数量都超过5万。综合图表1,我们还可以看出,中国留学生在韩国、日本的国际学生中所占比极高,接近或超过半数,反映了国际学生因为地缘、文化等因素而产生的区域内流动特点。其次在美、加、英、澳、新等英语国家国际学生中占比都超过20%,在移民国家比例更高。而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因为地缘、语言等因素,中国留学人员在国际学生中占比远低于英语国家和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

  2014/2015学年,中国在美留学生数量保持平稳增长,首次突破30万,达304,040人,相较2013/2014学年增长10.79%。这一数字到2016年7月达到323,186人,较同期增长7.2%。

  根据图4所示,中国赴美留学生增长率在2008/2009学年接近30%,之后缓慢下降,在2014/2015学年降至10.79%,而每年净增长人数在2012/2013学年达到41,568人,之后缓慢下降,预计2015/2016学年净增长人数约为2万人上下。从数字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赴美留学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进入平缓增长期。

  如图5所示,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在美留学生占美国国际学生比例一直超过10%,自2003/2004年起,更是连续12年持续攀升,从10.79%增长到31.19%,增长近3倍。在2009/2010学年度,中国在美留学生达到127,628人,首次超过印度。之后,连续六年都为最大美国国际学生来源国。

  在美国就读社区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一直稳定增长,在国际学生中占比也逐步提高,并于2012/2013年超过韩国,成为美国社区学院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

  如图6所示,中国在美就读社区学院的留学生人数从2006/2007学年的2,585人增长至2014/2015学年的16,222人,8年增长6.3倍。社区学院多为公立,相对低廉的学费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相对收入较低的中国学生。另外由于社区学院录取门槛较低,有部分学业普通的学生选择社区学院作为进入美国四年制大学的跳板。

  近几年,留学中介机构也在国内大力推广社区学院,主要针对学术水平尚未达到四年制大学录取要求和经济能力不足的学生,以及高考不理想急于出国但来不及做好充足准备的学生。对赴美就读社区学院人数的增长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图7、8及表2所示,自2009/2010学年以来,中国在美留学生选择非STEM专业学生多于选择STEM专业学生,其中就读商业/管理的学生近些年一直位居第一,就读工程学和数学/计算机科学的学生紧随其后。但是自2013/2014学年后,选择非STEM专业学生的增长率开始低于选择STEM专业的学生,选择STEM专业学生所占比例也逐步回升。

  美国国土安全部2016年面向STEM专业学生推出的“选择性实习培训”(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PT)新规定,将对想留美工作的中国留学生的专业选择产生影响。

  如图9所示,自2009/2010学年以来,赴美就读商业/管理、数学/计算机科学、艺术与应用艺术的中国留学生平均年增长率最高,分别达到21.04%、22.52%、36.65%,其中尤以艺术与应用艺术专业增长最为迅猛,6年间从3574人增加到17026人,增加了近5倍。随着这一趋势,近几年社会上出现了不少专门的艺考留学辅导机构,就作品集的准备及艺术院校和艺术类专业的申请对艺考留学生进行专业指导。

  2016年美国名校的录取率继续走低,表3中列出的十所美国著名高校,除达特茅斯学院和布朗大学录取率略有提升外,其它八所的录取率都较上一年度有所下降,斯坦福大学录取率更是跌破5%。而对于在美国国际学生中占比最高的中国学生而言,获得美国名校的录取几率更是远远低于整体录取率,几乎可以说是百里挑一。

  美国高校的录取标准也在逐年提高,从表4、表5可以看出,名校对于中国学生的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一直在提升。由于中国具有出国意向的优秀学生数量持续上涨,申请美国名校的中国学生人数越来越多,其中有不少申请者以应对“高考”的方式应对美国标准化考试,存在“刷分”现象,导致成绩逐年水涨船高,抬升了学校录取标准。从表6可以看出,TOP30高校最终录取学生的标准化考试平均分非常接近,而排名31-50高校的标准化考试成绩也基本处在同一水平线月,美国新的高校申请系统CAAS(Coalition for Access, Affordability and Success)上线,包括哈佛、耶鲁、斯坦福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及密歇根大学在内的90余所高校加盟使用该系统。该系统可记录申请人高中9年级到11年级的成长过程。有助于高校更全面的了解申请人,选拔出更合适的学生。采用新系统进行申请,除标准化成绩之外,要求学生平时要更注重课外实践,这对有较多活动经历的学生比较有利,对众多的中国申请者而言,门槛更高了。对于申请目标是CAAS系统成员学校的中国学生而言,意味着最好从初三,也就是美国高中9年级开始就要开始参与各项能展现学生综合素质与能力的活动,并在该系统中进行长期记录。这些学生的学业及申请规划和准备工作将进一步提前。

  另外由于中国学生进入美国高中或大学后,出现实际语言与学术能力和申请者标准化考试成绩之间存在差距问题,以及部分学生申请资料造假问题。导致美国学校近几年倾向于通过面试来更好地考察申请者的实际语言水平与沟通能力,由于申请人数多,而学校面试官(多为在华校友)数量有限,因此近几年市场上诞生了第三方面试机构。对于英语实际应用能力存在问题的申请者增加了难度。

  2.2.7 美国签证政策调整,赴美读书更便利,就读STEM专业学生留美机会增加。

  2014年11月,美国政府将对华学生签证有效期延长至5年,商业旅游签证延长至10年。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可凭借5年有效期的美国签证,在可停留时间内多次往返美国。此前,美国对华学生签证最长只有1年。这一政策给打算前往美国留学和正在美国就读的学生带来便利。

  2016年3月11号,美国国土安全部正式发布了“选择性实习培训”(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PT)新规定。美国移民局规定: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即STEM)专业领域内的毕业生,除了标准12个月的OPT外,都将直接享有额外24个月的就业实习期。新法将在5月10日生效。也就是说,选择STEM专业的在美留学生毕业后可以享有12+24,共计36个月的OPT时间。另外新规规定,每位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可以有两次机会获得OPT,而此前为一次。这一政策为STEM专业学生增加了H1B抽签机会,但对于非STEM专业学生获H-1B签证的难度则进一步增大。

  此前,根据2008年条例,持F1签证的STEM毕业生的OPT延期为17个月,总计12+17,共计29个月的居留时间。中国在美留学生中有41%选择了STEM领域,因此OPT延期对中国留学生影响面较广。如图10所示,中国OPT阶段留学生数量自2008年STEM专业毕业生OPT延期17个月后呈高速增长状态。这一政策对未来中国赴美留学生专业的选择必将产生影响。

  如图11所示,自2007年以来,中国赴加留学生一直保持稳定增长,2009年后,增长率一直稳定在12%以上。

  随着中国成为加拿大最大国际学生来源国,2010年后加拿大陆续推出了学生合作计划(SPP)、学习直入计划(SDS)等举措,吸引英语成绩较好的中国优秀学生赴加读书。如图12所示,这些政策的成效直接反应就是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国际学生中的比例不断提升,从2010年的1/4提升到2014年的1/3。

  2016年5月,加拿大移民局(CIC)开放了新类型学习签证项目:加拿大中学实验项目(Secondary Pilot Program)。该项目主要针对的是在华就读加拿大中学课程并计划申请去加拿大读10、11、12年级的中学生,提供更为简单的学生签证申请程序,同时简化了资金要求。

  但如图13所示,中国在英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人数占英国国际学生比重开始下降,比上一年度下降4.21%,降幅明显。但由于中国在英高等阶段留学生人数远超排名第二的印度(2014/2015学年印度在英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人数为18320),预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会继续保持英国国际学生第一大来源国的位置。

  2014/2015学年中国在英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增长比例仅为1.87%。如图14所示,自2010/2011学年开始,中国在英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增长率一直呈下降趋势,2012/2013学年净增人数为5075,相较2011/2012学年陡降50%多,增长率下降十个百分点。而2014/2015学年净增人数则下降至1645,不到2011/2012学年净增人数的1/7。可以明显看出,赴英留学人数进入平台期。

  赴英留学语言考试进一步规范。继2014年7月29日不再接受托福成绩申请之后,英国移民局从从2015年4月6日起,将只承认签证类安全英语语言考试(SELT),SELT考试将包括且仅包括英国签证类雅思考试(IELTS for UKVI)、生活技能类雅思考试(IELTS Life Skills)以及由伦敦三一学院组织的语言考试成绩。但英国签证与移民局(UKVI)指定的高度可信担保方(Highly Trusted Status),即大部分中国学生申请的大学,可以自主决定是否豁免申请学位以上课程的学生的英国签证类雅思考试(IELTS for UKVI)要求。简而言之,想去英国读语言类课程或预科的学生,今后需要考SELT。而申请读大学的学生仍可以参加IELTS(雅思)考试。

  部分成人学生不再允许打工。自2015年8月3日后提交在公立继续教育学校学习成人类学生签证 Tier 4 (General) 申请的申请人将不允许打工,除非是带有工作实习的课程。在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学位课程的学生不受影响。

  缩短继续教育或进修课程的就读时限。自2015年11月12日起持有Tier 4签证的学生,在英国就读本科以下课程(如继续教育和进修课程)的最长期限将从3年缩减到2年。

  受2009年大批澳洲私立职业院校倒闭的风波对中国赴澳留学产生了冲击,如图15所示,从2009年起,中国赴澳留学人数一直在下降。之后,澳大利亚推出一系列举措,2012年推出简化签证审理办法(SVP),2013年初又推出国际生毕业后工作签证政策(PSW)。并且从2012年开始,澳大利亚大学开始陆续承认中国高考成绩,中国学生可以凭高考成绩直接申请澳大利亚本科的学位。中国赴澳大利亚留学的学生人数在经过三年下降后,自2013/2014学年开始稳步回升,在2014/2015学年超过8万人。

  赴澳大利亚留学的学生当中,以高等教育阶段为主,比例达到81.24%,其次是中学阶段,为8.06%。

  并且自2015年开放初中生留学市场后, 2016年7月1日之后的SSVF新政下,澳大利亚开放了小学生留学,但要求申请人必须满6岁以上。家庭成员想要陪读,可以与孩子一起申请签证。在孩子获得学生签证的同时,香港钥必中单双王,获取陪读签证。这意味着澳大利亚留学市场全面开放,对于低龄送孩子出国留学不放心,又有条件进行陪读的家庭多了一个选择。